张宇江:比特币“白皮书”是如何诞生的?

  • A+

  可能是因为传来了好消息,窗外的乌云居然忍住了暴雨,被夕阳西下几时回的金色擦亮了轮廓。许量站起来,又去窗边看看他很喜欢的桃树。他看花盆里面的土壤干涸了,就去拿了卫生间拿了红色的塑料喷壶装满自来水去喷雾浇花。那里的桃花全部枯萎了,还有很多的树叶掉了,枝丫也是枯萎不少,但那几个桃子却是越长越大,这就像是在照顾孕妇那样小心翼翼。他想:或许,这就是生命中的取和舍、事业的得和失。他的女人们凋零失散很少联系了,因为双方除了问候“你还好吗”这一句话外,其他的话题都已经变得生疏或者深刻,关怀依旧在只是感情的色彩很少了,那就把未来留给未来,现在不联系最好。

  到了晚上,成都环球中心这栋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建筑物在细雨霏霏的天气里面的霓虹灯闪亮之下显得更加动人。身材高瘦长相帅气的刚刚满了二十八岁张宇江手中拿着的鲜花格外引人注目,他目不斜视地走向目的地,在那里有他心中的女神卿茜茜。

  半个小时之后,在地下负一层的豪客来牛排店里面,牛肉的香味和友好的氛围叠加在一起让卿茜茜和技术天才张宇江的心情非常好,因为他们的项目有望得到资本大咖许量的投资。这是卿茜茜刚刚从从许量的微信聊天中得到的承诺,前提条件是他们能够说明白爱情链到底是任何赚钱的。他们两个人一个是美女顾盼生辉,一个是程序猿力大无穷,联系他们的是放在他们中间的玫瑰花。张宇江眼望着他的偶像有点痴迷地说:“如果这个项目一旦正式启动,我和你就成为第一对在区块链上面订婚的新人好不好?”卿茜茜嗔怪道:“我都说过你好多次了,做事业的时候就不要掺杂情感,赚钱的时候更不要说感情。一心不要二用,做事,你专心一点好吗?”说完,她把手中的手机上递给他,请他看看她要给许量谈话的内容。其中一条是:许总,您愿意把您的爱情刻画在我们的爱情链的第一位置吗?张宇江不悦道:“看起来,即使是纯洁无比的爱情圣地还是离不开金钱的地位。”他是成都隐蔽的富二代,在卿茜茜这样的美女创业者老板面前,张宇江不敢多说话,他担心说出了老爸的名字就会让卿茜茜看不起,因为他的爸爸太有名气了,绝对不会比许量的名头更低。张宇江就是喜欢和卿茜茜在一起,他自学成才的电脑技术完全是依靠老爸的金钱堆砌出来的产能,有天赋不假,但没有钱的话,怎么可以买得起独立的商品房和在家里堆满无数的高端电脑和比特币的挖矿机器呢?张宇江看着卿茜茜,心道:我也不知道你这个美女是不是假装不知道我的底细?

  他忍住了没有说出口的话是:“许量这个花花公子爱的女人和爱他的女人都已经那么多,我只担心他最害怕的就是用区块链来记录爱情了。让老一代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商人来面对古典爱情,估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吧?”旁边,有一群小朋友在过生日,卿茜茜就把程序猿叫过来,她的红唇对准他的耳朵说:“你知道吗?如果以后我成家的话,一定要生育一大群孩子。”

  张宇江脸红了,却又听她在猜测:“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人不是独生子女,他们的在一起就忍不住高声喧哗,那可不是他们的教养问题而是平时太孤独太压抑。”说完,她就裂开了红唇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想起了她的小时候就是这样无依无靠,对张宇江有好几个兄弟姊妹卿茜茜表现出了强烈地嫉妒感觉。她明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在心中设想怎么样才算是对他冷冰冰的了。看着桌子上的玫瑰花鲜艳欲滴,张宇江低头给她发了一张一只玫瑰花的艺术作品,并给他发了一段说资料,才认认真真地说:“这是《永恒的玫瑰》(Forever RoseI),它是Abosch拍摄的一张玫瑰照片,按照以太坊ERC20Token标准加密。我觉得我们的爱情链可以联系一下,看看是否可以买下来作为广告营销活动?”卿总微笑了,开心了一些,她问:“多少钱可以买下这张虚拟玫瑰?”

  比特币“白皮书”是如何诞生的?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聪在网络上发表了《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白皮书”,描述了一种全新的电子现金系统——比特币。“白皮书”的问世,标志着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的诞生。比特币系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系统,解决了在没有中心机构的情况下总量恒定的货币的发行和流通问题。

  下面,我们不妨来看看比特币“白皮书”的摘要部分。

  中本聪在“白皮书”中提出一种完全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使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外一方,中间不须通过任何金融机构。虽然数字签名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如果需要第三方的支持才能防止双重支付,那么这种系统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 “白皮书”提出:“我们在此提出一种解决方案,使现金系统在点对点的环境下运行,并防止双重支付问题。该网络通过随机散列对全部交易加上时间戳,将它们合并入一个不断延伸的基于随机散列的工作量证明的链条作为交易记录,形成的交易记录将不可更改,除非重新完成全部的工作量证明。最长的链条不仅能作为被观察到的事件序列证明,还能被当成是来自CPU计算能力最大的池。如果多数CPU计算能力都不打算合作起来对全网进行攻击,诚实的节点就会生成最长的、超过攻击者的链条。此系统本身需要的基础设施非常少,信息只要尽最大努力在全网传播,节点就可以随时离开和重新加入网络,同时还会将最长的工作量证明链条作为在该节点离线期间发生的交易证明。”

  在比特币“白皮书”的摘要部分,中本聪抛出的问题是:“一个需要第三方支持的点对点电子现金支付系统是没有价值的。”很多P2P系统都需要第三方支持,有些P2P系统需要一个或多个索引服务器。比如,迅雷下载就比较典型,它需要一个中心化的服务器帮助点对点建立连接,因此要弄清楚P2P与去中心化的P2P。由此,比特币及其他竞争币就可以一句话概括为“一个去中心化的P2P支付系统”。

  通过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的摘要可以知道,比特币系统要解决两个主要问题:一个是去中心化的P2P系统,另一个是支付要解决的双花问题,整个“白皮书”提到的技术方案都是围绕这两个问题展开的。其实,中本聪在写这篇论文时,有关去中心化的P2P系统已经有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了,因此“白皮书”的重点都放在如何通过P2P系统解决双花问题。要想解决双花问题就必须记账核对,如何在没有中心的P2P系统中记账又能得到认同呢?比特币引入了一个基于时间戳的随机散列,并让其形成前后文相关的序列,这也是区块链的由来。

  ?


weinxin
扫码关注
了解更多内容
免费领取10套量化交易策略

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