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量则是批评了他胡乱买币炒币的急功近利的做法

  • A+

“许量老师,我想和你聊聊!”他和许量老师的交情很浅,只是他参加过资本之鹰的民间金融规范发展的培训班,但周小傻打通了许量的电话之后,许老师答应了和他尽快见面聊。赶到资本之鹰会所里面的时候,许量还在加班加点工作。

周小傻的心情无比的沉重,他觉得这不再是要不要发展民间金融的问题,而是有太多的别有用心的人在利用政府善意和老百姓的警惕心不足在非法集资,他们利用了漂亮的口号,实质上就是为了中饱私囊。

“这是伤天害理的谋财害命的犯罪行为,不是真正的民间金融,许老师,我知道你的内心也是这么想的,但也许是你还在观察,或者说是在寻找机会去揭露这些恶性,但真的时不待我,我们必须要站起来大声疾呼,警惕非法集资愈演愈烈。”

听完了周小傻的汇报,许量的心情变得无比的郁闷。这些年,自从媒体和政府有关部门开始讨论如何大力发展民间金融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并没有表面上的那样喜形于色。因为民间借贷升格为民间金融的速度之快,完全出乎许量的意料。他把手中的借贷生意刹车,那就是害怕金融过度发展之后的恶果出现。如果,四面八方的信息传来越来越多的危害巨大的集资案件,让他开始认可和大力支持政府有关部门的一些做法和说法,那就是:“民间金融如果是金融行为,那就必须置于国家有关部门的严厉监管之下,而不是打着大力发展的口号为所欲为。”

许量邀请周小傻吃了盒饭,对他们的遭遇深表同情却无能为力,因为他们的借款人叫做卿玉成,来历不明。他们只知道这个罪魁祸首很有可能不是真正的老板,但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因为卿玉成已经被公安机关抓起来了。而且还是能够得到从轻处理的自首。

两人匆匆忙忙地吃完饭,周小傻请教了一下数字货币的内幕,许量则是批评了他胡乱买币炒币的急功近利的做法,尽管他还赚了一点辛苦钱。

他邀请许量去参加他们的债权人的会议,许量也很好奇。他们外宣称的是许量也是这数百人的债权人之一,在这些小集资者的圈子里面,认识许量的人不会有。

会议是在一家茶楼里面召开,这是一个债权人提供的场所,对外早就宣布了暂停营业。许量在这里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那是地毯被倒在上面的茶水没有及时烘干之后遗留下来的气味,这也符合现在的民间金融泡沫破灭之后的场景。


weinxin
扫码关注
了解更多内容
免费领取10套量化交易策略

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